吃佩竹就是朋友

【狛日ABO】束者自缚

双向反转:


    占有欲max病气狛枝Ax性冷淡【伪】工作狂日向B,
    大概吧。
    题目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大概吧。
    是佩子点的春药+捆绑梗
     @竹子老公——佩子


    狛枝和日向交往+同居中设定。
    狛枝吃醋+不安定状态,而且意外的很纯情


   
    是我流狛日,ooc注意。



    注意这是假车!假车!假车!!!
    ps:写着写着我把abo设定忘了所以不太明显



    狛枝凪斗最近陷入了不安。
    自从和日向君交往和同居以来,已经半年了。可是身为恋人的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啊!!!从来没有!!!日向君比较保守比较含蓄,而且工作也很忙,他也不是不明白,可是接吻次数也不过区区九次,连两位数都没能上线,狛枝渐渐开始觉得日向爱工作更胜于这个作为伴侣的他了。
    是时候由他这个身为A的上位来主动出击了。
    于是他抱着软乎乎的玩偶【日向的代替品】,从茶几上慢吞吞地蹭到了正在笔记本电脑前飞速按着键盘的日向身上。
    “狛枝,不要抱着我的手,这样没法好好工作的。”日向因为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敲错了字符,有些火大而又无奈地侧头看向粘在自己后背上的白发的恋人。狛枝将脑袋拱到了日向的颈窝处,乖巧地将原本环着日向上身的双手移到了他的腰上。
    狛枝都这样听话了,他还生什么气啊。日向有些受不了地抬手,轻轻地揉了揉他那头软软的白毛,柔软的发丝在他脖颈上蹭来蹭去,带起了丝丝的麻痒感,还能感受到狛枝温热的鼻息。日向一瞬间就这样僵在那里,然后面上飞起一丝红晕。这是日向君完全不同于工作狂的一面,是和狛枝交往才有的样子,也是日向君心动才有的模样。狛枝将他的模样尽收眼底,然后轻垂下眼帘,双手环住日向的力道更加重了些。
    “喂……别这样,很痒啦。”日向完全没发觉腰间的那点动静,他的注意力全部在脖颈那里。
    “日向君真是的,最近根本就不理我嘛,明明只是个普通的Beta而已。而且就算是我,也会感到寂寞的!”狛枝非常委屈。
    “狛枝你也真是的……哪里有不理你啊,明明每天都有好好的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日向也感到非常委屈。
    “可,可,可日向君完全……”狛枝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日向君都不跟我做……”
    “!?”日向闻言整张脸立刻涨的通红,结结巴巴断断续续地凑出话语,“你不也一样吗!明明你是A的吧!这种事不是应该由A来主动吗?!”
    “可是日向君整天都在忙工作啊!一直是性冷淡的样子,就算有心也不能来打扰的吧!话说Beta的日向君该不会是出轨了吧!!真是太没有自觉性了!!”
    “怎么可能出轨啊!!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是超高校级的胖次收集家!”
    一片沉默。
    沉默中日向转过身顶着红脸和狛枝面对面,两个人都红了脸。
    打破了迷之沉默的是日向。他清咳两声,揪住了狛枝的外套,认真打量着这个面上带着红晕而显得容貌更加俊秀的白发男人,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亲了下去。
    对上那双越逼越近的枯草绿的清澈双眼时,狛枝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感受着唇上传来的温软触感,他瞪大了眼睛。
    明明只是单纯的接触到,却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涌入心中,像是生日时日向君送给他的手制蛋糕,只尝一口就能感觉到奶油温和甜蜜的味道,被味蕾所接受后直达大脑,被冠以喜欢的名称。
    但是现在他所感受到的,可不止试吃蛋糕的那点程度啊。居然能够得到日向君主动的吻,这真是太幸运了,接下来要是会面临世界毁灭的不幸可怎么办啊。
    胡思乱想着,日向已经放开了狛枝。
    “这样……可以了吧。喂,狛枝,你给我听好啊,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所以才会和你交往和你同居,不是别的原因,知道吗?”
    “啊,嗯。”狛枝回过神来,开心地眯起眼睛,“没想到日向君这么喜欢我呢,真是受宠若惊,开心得就算现在死掉也没关系了——啊,不过我可不舍得死掉呢,毕竟还没有和日向君做过呢。”
    日向敲了一下狛枝的头。
    狛枝却注意到了他红透的耳朵,真想咬一口啊,他这样想。
    “今晚我做饭给日向君好不好?”
    “……那我要吃炖牛肉。”
    两个人相处的午后时光非常美妙。


    日向是被一阵奇怪的感觉惊醒的,仿佛全身被点燃一样,他拼命地渴望着能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给他降降温。他注意到自己躺在床上,房间内没有开灯,看见了从窗外撒进来的月光,是这个房间里的唯一光源。很快他又被别的吸引了注意力,他的四肢被绳索捆住了,从方位判断,绳子应该是系在床柱上的,而且明显绑得很紧,手腕和脚踝都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稍微有点血液流通不畅的麻木感。身体的灼热感愈演愈烈,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地渴求着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一只手适时地贴上他的脸颊,日向猛然间清醒了不少,那只手是狛枝凪斗的。而他本人则正坐在他面前看着他,面上带着的表情是一如以往的温柔笑容,不过在这种前提情况下只能让人手脚发麻。
    手脚发软没办法挣脱绳索,他只能干瞪着眼看狛枝的行为。
    “狛枝……干什么非要这样做啊,明,明明是在家里。”
    “哎,我也不指望区区一个beta能理解什么叫做情趣呢。”
    “靠,你的情趣就,就是在恋人的饭菜里下药然后绑起来吗?”
    “我只是想更多的了解日向君一点噢。绑起来是因为想要看到日向君不一样的样子呢。啊,日向君很不舒服对吧,因为我给日向君下了药呢,是媚药噢。”
    “你这家伙——”日向有些咬牙切齿,“所以说你要做直接一点不就好了,这样干是为什么啊!”
    “情趣嘛。”狛枝脸上的微笑弧度更上了三分,“日向君一定会原谅我这个做出这种事情的渣滓,对吧?”
    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日向在心里怒吼。
    “哈哈,看你的表情,一定是在心里吐槽我了吧。”
    “…………”
    日向的脸上布满红云,他已经没有闲暇的精力去应付狛枝的话了,枯草绿的眼睛氤氲着一片雾蒙蒙的水汽,仿佛随时就要凝结成水珠滚落下来。
    狛枝停留在他脸上的那只手轻轻地抚了抚,看见日向几乎是本能所驱使着乖巧地蹭了蹭,他心情很好地俯身在日向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日向君……明明是个beta而已,这么可爱是怎么回事啊。”
    像我这样的垃圾可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啊。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想要更多地看日向君和平常不同的样子,好可爱好可爱,好想要把这样的日向君全部独占啊——
    “啾”
    狛枝吻上了日向的下颚,极尽轻柔地下滑到锁骨,留下一串艳红的痕迹。从相触的位置传来了日向身体挣动的信号,狛枝抬起头眯眼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月光洒在他的脖颈处,将日向的肤色渲染至莹白,衬得那几枚红痕更加鲜艳。
    “唔啊……”日向皱着眉很不舒服的样子,整个人向着狛枝那边靠去,却又因为绳索的束缚而挣扎着,白衬衫因为他的动作而显得凌乱不堪,领带歪歪斜斜地搭在肩上。
    狛枝注意到了系住他手脚的绳子,伸手帮他解开了。
    “一不小心绑得有些紧了,日向君肯定很疼吧……”他看见日向手腕上和脚踝上一圈深色痕迹,有些心疼的皱眉,不过又很快释然地微笑了起来,“不过,这也是我给日向君留下的痕迹呢,是拥有的证明吧。”
    狛枝凪斗用近乎痴迷的目光打量着被药效所控制住的日向,虔诚得像个天主教信徒一样抬起他的右手亲吻,然后十指相扣。
    “日向君……就是我的信仰。”
    “……狛枝……”日向喃喃,无神的双眼微动,好像是在聚焦,对上了狛枝的灰绿色眼睛。
    “是弥撒的时候了。”







    第二天【事后】
    日向:“狛枝你个混蛋!!!话说我怎么不知道你信奉天主教?!”
    狛枝:“我怎么可能信奉天主教那种虚幻的东西?硬要说的话,我应该是归属于日向创教的吧。”
    END
   
————————————————————
   
  注:不知道弥撒的小伙伴可以上网搜一下,这里狛枝的意思类似于【我开动了】之类的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