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佩竹就是朋友

【狛日】 记一个脑洞

咸鱼干发疯的脑洞
会有一个短小的后续
ooc预警








——————————————————————————————
  
  
  
  
  
  
  "咔哒"
  
  "我们回来了"
  
  门外响起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皮鞋和小靴子在地上踩着,让原本寂静的房间变得吵闹,使得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白发男子皱了皱眉头
  
  "父亲,我们回来了哦!" 塔和最中换好了拖鞋,提高音量与狛枝凪斗打招呼,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和爸爸(日向创)回家时,父亲会在他们换鞋时就马上扑向爸爸。
  
  "哦"
  
  对方只是这么冷冷地回答了,电视上换了一个频道,音量被调得越来越大
  
  他们两个绝对吵架了
  
  真不让人省心呐
  
  日向创若无其事地坐在与狛枝隔了将近两米的椅子上。尽管双眼是注视着电视的,但余光还是在悄悄地看着狛枝
  
  "你们吵架了?"
  
  "没有"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依旧没有看对方一眼
  
  也只有塔和最中知道,他们两个绝对吵架了。尽管日向对自己露出了笑脸,狛枝也用他纤细的手指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真虚伪呐"
 
  "你们有话不能直接说吗?非要让作为你们女儿的我担心吗?!"
  
  塔和最中加重了"你们"这个词
  
  其实比起这样无声的冷战,最中还是希望这对夫夫能大声地吵起来,因为这样一般能够更快的和好
  
  "只是被一个无知无情的预备学科伤到了,最中不用担心啦"狛枝眯起眼睛又用手掌摸了摸最中的头,顺带白了一眼日向创
  
  被称作"预备学科"的人身体这么颤了一下,故作淡定地理了理自己穿着的黑西装,还有那一条绿色的领带,"我是预备学科还真的是对不起啊。"
  
  "预备学科还算是有一点自知之明呐。既然成为不了苗木后辈那样的希望,那为什么还要到处惹麻烦呢"
  
  "明明只是一个预备学科,还要拖累希望的大家。虽然像我这种低贱的人到不建议预备学科怎么拖累,但是预备学科还是非要在外面勾三搭四吗"
  
  「明明我就只有日向君你这一个人」
  
  日向垂下的左手捏成了一个拳头,只要他想,下一秒就能打在狛枝那张漂亮的脸上,前提是不被狛枝的幸运捉弄,还有日向舍得打下去
  
  "既然你这么嫌弃我那就分手好了啊!!!分手以后你爱找哪一个拥有才能的人当你的希望都可以啊!"
  
  「我就是这么一个无能的预备学科,不能给自己的恋人他憧憬的希望」
  
  日向起身,离开了客厅,带上自己的手机以及耳机进去了客房
  
  巨大的关门声,紧接着锁门的声音,一切恢复平静,只有嘈杂的电视声在塔和最中耳边环绕着,像几千只蚊子在嗡嗡作响
  
  按照以往来说他们两个现在应该已经和好了在主卧室搞了起来吧?!
  
  塔和最中看着自己马上疯了的父亲。狛枝绿色的眸子里现出了两个字——绝望
  
  "父亲为什么不能去哄一下爸爸呢"
  
  狛枝抬头看向最中,深呼一口气挠了挠杂乱的白发,"日向君已经讨厌我了啊,回家以前就已经对我产生厌恶感了啊"
  
  "为什么?"
  
  "今天明明是我和日向君交往三年的纪念日,他却带着你和一个男人去西餐厅吃饭了。我还特意给我和他定制了一对戒指呐"狛枝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戒指的珠宝首饰盒。看着自己精心为恋人准备的东西,狛枝不禁发出了冷笑
  
  听完狛枝凪斗的描述,再联系到自己看到的,塔和最中已经明白整个事情的经过了
  
  "父亲,崽对你很失望"塔和最中一字一句地说到,"你还说爸爸讨厌你了?!你知不知道爸爸戴的那条领带是哪里来的?!是去年你送的啊喂!!!爸爸今天下午请假特意来接我,让我帮你们俩庆祝。刚走到你办公室,就看见一个女生邀请你共进晚餐。"
  
   "咕噜——"
  
  最中举起桌上的黑白熊瓷杯,大喝了一口水,继续解释:"爸爸甚至看见了你藏在背后的小巧的首饰盒。然后爸爸就特别特别失落地走了,恰好被一个大伯邀请了,便赌气地跟着走了"
  
   "接下来,你特别不解地找到了坐在那个大伯车上的爸爸和我,十分气愤。和另一位阿姨去一家西餐厅吃了,其实我们也在那家餐厅哦。爸爸一直在偷偷看你,根本没有吃饭"
  
  最中清了清嗓子,看着狛枝的反应。脸上从最开始的绝望变成不敢相信
  
  "预备学科怎么会为了我吃醋……"
  
  "爸爸对你的爱一点也没有比你对他的爱少哦。他知道自己是预备学科,觉得对你很愧疚,有一次偷偷在家里模仿苗木叔叔的装扮"
  
  "他渴望成为你的希望呐"
  
   "………………"
  
  "谢谢,最中……晚上千万不要在客房面前晃悠哦,不要熬夜,明天还要上学哦"说罢,狛枝从杂物间里找到了客房的钥匙
  
  我才不会自毁双耳………………
  
  
  
  
  
  
  
  
  
  
  
  
  
  "咔哒"
  
  "咔哒"
  
  狛枝用钥匙打开了日向所在的房间的门
  
  打开门的一刻,狛枝只能感受到黑暗。当眼睛在黑暗中适应了以后,他才勉强勾勒出自己恋人的身影
  
  日向戴着耳机,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房门已经被打开了,突然这么一个转身才看见了偷闯进来的狛枝
  
  "出去,谢谢。"日向摘下耳机,指着狛枝和那一扇门
  
  "我叫你出去啊!!!我只是一个让你厌恶的预,呜呜?!!!"
  
  狛枝大步走向日向,将他的双手按在墙上,不由分说地直接吻了上去
  
  日向的手挣扎着,企图摆脱狛枝强有力的双手。但还是失败了。。。。
  
  日向柔软的唇瓣被狛枝含住,带着撕咬的感觉。日向越是摆动狛枝对这个吻就越是加深了许多。
  
  当恋人的脸红得能滴血时,露出一副马上窒息的样子,狛枝才结束这个吻
  
  "对不起,创"狛枝脸上露出抱歉的笑容,将愣住的日向反手摁在床上。客房的床不比得主卧室的床柔软,加上刚才被狛枝用力抓住手腕。日向感觉身上已经一块青一块紫了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又要嫌弃我,又过来对我又亲又咬的。明明我就只是一个预备学科啊"
  
  狛枝的双肘撑在床上,几乎贴在了日向身上,双手也和日向的十指紧紧扣住了,尽管对方依然在不停摆动
  
     "遇到创以后,我这个本来就爱惹是生非的渣滓变得更加神经了哦。明明嘴上说着讨厌你,心里却很在乎的。总是会因为你与其他人稍微亲密一点地沟通而吃醋。有时也会想和创好好沟通,但是气不过又会直接说出预备学科这个词"
  
  "今天的事是一个误会呢。我才不会与你以外的人一起"
  
  狛枝抬起头看着日向涨红的脸,窗外的霓虹灯不时变化着颜色照射到客房的床上,使狛枝可以看清日向脸上略显感动的表情
  
  "创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给你准备礼物了哦"
  
  "切,切——亏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狛枝起身在口袋里翻了一下,拿出首饰盒中的两枚戒指,俯下身,将一枚刻上自己名字的银戒戴在日向纤细的中指上,随后又轻轻地吻了一下戒指
  
  当日向感觉到中指那一股冰凉的触感时,立马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少女心爆棚?大概吧
  
  "你的那一枚我帮你吧"
  
  狛枝挪动到日向身边的位置,看着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戴上戒指的恋人
  
  "纪念日快乐"
  
  "嗯——同乐"
  
  
  
  
  









——————————————————————————————
感谢你看到这里
致敬
٩͡[๏̯͡๏]۶
  
  
  
  
  
  
  
  
  
  

评论(11)

热度(53)